鱿鱼游戏的启示

在鱿鱼游戏中这个现代启示录中,所有看似生命无望,没有任何可能性的底层参赛者都拥有一样事物,起码在这个维度他们比老头子更为富有哪怕100倍。 那就是游戏参赛者他们都拥有鲜活的生命,他们都拥有宝贵的时间“TIME"。而老头子纵使家财万贯,他也只不过是一个脑瘤患者,生命即将凋零的人。

人物画的非常难看,但是漫画剧情超级好看的强番《赌博默示录》。

鱿鱼游戏的启示

近期有个非常热门的韩剧,叫做《鱿鱼游戏》,题材和十几年前一个日本漫画《赌博默示录》非常相近。剧集的题材就是类似《电锯惊魂》这种结构,一个生无可恋,聪明过人有有钱蛋疼没地方花,快完犊子的老头子,打造了一个大型情景真人秀,然后把一群想要一夜翻身,被打到社会底层的老百姓诱惑过来,以每人一亿韩元(54万人民币)的价格计算最终奖金,共456人,这意味着如果剩下一个赢家全拿,他就能够拿走近人民币2亿多的奖金。


从这部剧,包括我想给读者推荐的神番《赌博默示录》在内,基本上想和大家分享我对于贫穷,风险,跨越阶级等议题的认识。当然我们可以不断抱怨社会体制的不公,但是我更想通过这篇文章来引发我们对于风险,乃至人生更深一层的思考。


首先在亚洲传统文化里,我们本能非常抗拒赌博这么一件事。


但是赌博的所带来的一些认知,又是我们在社会中摸爬滚打必须学会的内容。

因为在现实社会中,我们必须承担风险。


而承担风险,是成年人的表现。

当我们承担过多的风险,我们一夜清零,无法翻身,我们就是赌徒。

但是当我们计算风险,计算盈亏比以及概率,加上纪律,我们分明不是赌徒,我们是投资者,或是基金经理,或是所谓的交易员。


然而社会的学科教育过分注重基础学科的锻炼以及培养,却缺乏了对于失败,风险承受能力的锻炼。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会看到很多的学霸往往一失败就难以翻身,而往往没啥学历的高中学历二流子却能不断从失败中学习,最终成功。


其实这个反应出我们思维教育底层的缺陷。


那就是在传统的体制教育中,我们天然抵制,厌恶风险,并且妖魔化这些风险。当然出自于人性,我们想要趋利避害,想要维持稳定,安逸的生活,这个行为本身并没有错。


这种思维定势,就是常见的社会中“螺丝钉”或是“工具人”的底层思维。

这部分的人群由于教育思维定势,以及思维固定的缘故,被锻炼修炼成绝好的社会性工具,并且专精于某种才能,在整个社会机器的运作中贡献着属于自己的能力。


我们回顾下我们的基础教育。数学老师在教授概率论中,总是绕不开押注,或是赌博这一我们成年人不断回避给小孩的议题。


当我们学习数学,最简单最直观的方式其实就是通过赌博(或是博弈)来去客观的理解概率的概念。但是由于传统价值观的束缚,我们无法见到数学老师拿着扑克牌来到教室给学生们表演21点算牌,或是如何计算凯利公式。


结果是,更多的学生只不过是机械式的做题,考试,最终成为了社会中天然的螺丝钉。他们并未具备有独立思考的能力或是跳出框架思考的能力(thinking out of the box/critical thinking)。


这样的思维模式在平常的工作中有问题吗,不,一点问题没有。


然而在做生意,或是任何形式的商业冒险,投资,甚至是交易行为中,这样的思维框架,却是巨大的毒药。


无论我们如何让社会形态更加公平,美好,社会竞争中仍然会存在博弈以及风险模型。也就是我们无法违逆墨菲定律或是囚徒困境(prisoner dillema) 规则法律的存在意义只是让这个竞争尽可能的文明,减少野蛮,并且增强公平性。


想深一层,工具人或是螺丝钉,如果是出自一般的中产阶层或是以下,他们所做的一辈子的努力,在内卷的社会中,是无法实现阶层的跨越的。因为他们无法参与博弈,他们厌恶风险,他们无法理解所谓的风险。


往往这类人在鱿鱼游戏或是这部分的博弈中表现的更加偏激或是明显。这种行为模式就浮现出来。因为对于绝大部分参与者来说,失败的代价都是固定的,那就是死。


而被击毙,死了,什么也都没有,其实鱿鱼游戏本身就有结束的机会。

那就是民主式的表决,并且自愿以投票脱离游戏。而代价就是牺牲掉的前面一批游玩木头人,对于游戏规则一无所知的人。


在机枪的威胁下(风险事件),他们惊慌失措,不断逃逸,最终导致自己的死亡。规则是简单易懂的,但是仍然有200多人选择了自杀这种不理智的行为。


当一般人以上愿意放弃诱惑,脱离游戏,他们就获得了生活中无穷的可能性。

他们的每一天,每一秒,都有重新奋斗的价值和机会。对于现实的绝望使他们逃向了鱿鱼游戏,并且将自己的生命作为筹码和代价,来交易唯一的机会。


理解赌徒的行为模式最核心的要素就在于理解他们行为的偏激性。


基本所有的参与者都伴随着某种形式的人格缺陷。而这些人格缺陷在风险中被激发放大。这些参与者来到鱿鱼游戏中是有原因的。


那就是他们在现实世界中已经失去了一切,没有什么任何机会再翻身了。


因此他们唯一的筹码,就是以自己的生命作为赌注,换取唯一的,收益有限但看似巨大的交易机会:“游戏”。


赌徒模式不单只是一种固定反复的行为模式,其行为缺乏的是对风险的识别,对于自己所有的筹码的管理能力。


如果我们把自己的人生当成交易账户进行管理。我们的人生就是我们的trading book, 我们会如何运用有限的筹码:“时间(time)" 。


从期权衍生品的交易角度就是decay,我们就像一辆车,我们有限的生命每天都在decay,就如同一张不断失去内在价值(intrinsic value)的超远期期权,我们不断在流失价值,那我们如何创造巨大的收益,并且利用我们现有的资源作为杠杆。


在鱿鱼游戏中这个现代启示录中,所有看似生命无望,没有任何可能性的底层参赛者都拥有一样事物,起码在这个维度他们比老头子更为富有哪怕100倍。


那就是游戏参赛者他们都拥有鲜活的生命,他们都拥有宝贵的时间“TIME"。而老头子纵使家财万贯,他也只不过是一个脑瘤患者,生命即将凋零的人。


老头子作为游戏的举办者深知这一点,明明所有人都比他来得”富有“,以及”年轻,但是却没有人想过要放弃游戏,换回自己的生命。


你们的游戏在哪里,你们又将如何安排自己的人生?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11805.com/article.php?id=9

编辑: @何丽华

微信公众号精选,微信公众号优秀文案介绍,公众号文章素材下载,公众号文章推荐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