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强教授:体魄第一,人格第二,知识第三

郑强教授:体魄第一,人格第二,知识第三

尊敬的各位领导、各位专家、各位同仁:

前面演讲的几位全是教育大家。我就是一位搞化学和材料的,在他们面前只能讨教学习。我今天讲一点最近我对教育的肤浅思考。

大家知道,习总书记多次强调,我们的教育是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建设者和接班人,而不是为一个头衔;是要追求心灵情感的高尚,而不是为一个饭碗学点本事。我个人认为,没有人文教育就没有文化充实,没有艺术教育就没有情感丰富,没有体育教育就没有体魄强健。这些都是我在多个场合提出的。

我认为,教育者和受教育者都要把心放平。之所以现在想出人头地被大众当作受教育的主要驱动力,把中国的教育整得够呛,主要原因还是教育的理念,甚至是国人价值观出了大问题。

人人都想比别人好,一个国家的人心还能平静吗?言行还能安分吗?

我觉得现在真的要回归到教育的初心,回归到人生命价值的始终。教育是教育国民善良,爱自己的生活,爱自己的劳动,我觉得我今天特别要强调劳动者,当劳动者光荣,做劳动者幸福!

郑强教授:体魄第一,人格第二,知识第三 

在浙江大学,在贵州大学,在太原理工,对学生的教育,我与通常的提法有些不同,我一直坚持把体魄放在第一,把人格放第二,把知识放第三。只有在这三点的基础上,才能讲理想。

我说过,没身体,一切免谈;无德无格,貌有人样,实为蛆体;没有知识,何有能力?没有知识能力,谈何理想?!我再说过点,当汉奸叛徒并非完全是理想信念不坚定,是身体扛不住,经不起严刑拷打;更有甚者,如果连饿一顿饭都受不了,他哪里有信仰的坚定?!

我个人认为,别以为读了书,人就有知识。我还真想说说像章部长、姚秘书长,还有那些77、78年高考的,包括有一部分工农兵学员,为什么现在成了民族和国家的中坚力量和栋梁之才?他们小的时候像今天的小孩这样读的书?这么苦读了吗?真没有!一句话:挺野,是野性造就了他们的优秀和杰出。我当老师这么多年,我觉得读闷、读傻、读病的人多了,一定是教育出了问题。

今天我们很尴尬,这个尴尬就是钱学森先生在世时候提出的问题,即我们共知的“钱学森之问”,这也是现在我们大学校长特别头疼的一个问题——“我们如何培养世界一流学术大师、诺贝尔自然科学奖获得者?”在钱先生提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屠呦呦先生还没有获诺贝尔奖。

一直以来,“钱学森之问”破题之解始终难寻,我认为与探索解题路径的局限和视野的短促不无关系。今天,谈论中国教育存在的问题,谈论中国人才培养问题,仅将目光聚焦于大学——看结果,不探原因;议论当下,不究过往,是太过局限了。我想说重点,我们必须刨根挖底,否则,破题无望!

郑强教授:体魄第一,人格第二,知识第三 

在中国的教育界,即使从美国回来的年轻学者,尽管当他们刚回来时对国内幼儿园、中小学疯狂的、高强度的、灌输式的教育方式不以为然,甚至反感,他们不让自己孩子去补习,大概能Hold半年,半年以后他们也Hold不住。楼上的孩子都在补习,如果自己孩子不补习,孩子的爷爷奶奶首先是受不了;一楼读英语,二楼受不了;四楼补数学,五楼的受不了。尤其是周末,孩子们在干啥?多少在上补习班?孩子们玩了多少?每天晚上做作业到几点?孩子们睡了几个小时?对这样的事情,我们已经忍无可忍!对这样的情形,我们无法再保持沉默!

中国男孩到大学时为什么不追女孩?追不到女孩?因为小时候体力搞差了,勇气给训没了。长期的睡眠严重不足,首先把眼睛给搞近视了,更伤了身!特别糟糕的是,倡导顺从听话,褒奖乖巧成熟,冷落标新立异,压抑调皮天性——长此以往,男孩儿的勇气受到极大挫抑,甚至造成不可逆的伤害。

周末、节假日,我们把孩子送去学这学那——我把这种教育称为“阴柔教育”。凡是让男孩儿坐着的,要求男孩儿安静的,欣赏男孩儿文静的,到后来男孩儿阳刚之气被抑制,这些真的是损了男孩儿。我们全民都在欣赏这样的教育理念,都在趋从这样的教育实践的时候,我们的对手,我们的敌人,他们在干什么?他们的孩子,都在打球,都在运动场上锻炼。

章部长以及在座的许多专家都有在国外交流学习或工作的经历,我本人也曾留学日本。我们看到的是——小男孩儿上学时都抱个橄榄球、足球、棒球,很少像我们背上背这么大书包的。我们确实要好好想想,如果我们再这样下去,我们的民族今后会是怎样?我个人认为,体能不行的民族就是一定要垮的民族!因为受不了苦、熬不过难、经不起战!

我们为什么得不到诺贝尔奖?我们想了这么多,也试了各种办法。百种法、千条路,还不得法、不对路,说到底,是认识高度不够。我今天就说一个理由,供大家思考。诺贝尔奖约99%都是男性,我们不太好意思把得诺贝尔奖的责任交给第二个屠呦呦吧?这说不过去!中国男人在做小男孩儿时比奥赛不会输给外国的男孩儿啊!为啥成年后的30、40、50、60、70岁的中国男人就比不过外国的男人了?原因在哪?我以为,没那么复杂,很简单——就是因为这些国家的男人在当小男孩的时候可以玩,可尽情的玩,玩够了;18岁进大学的时候西装一穿,成年仪式一举行,说我玩够了、玩腻了,读书认真,做事投入,对女性朋友处处Gentleman,像绅士。

我们走了相反的路——我们为什么得不到诺奖?是因为中国男人做小男孩的时候没有玩,不允许玩,被别人玩。谁玩?被爷爷奶奶玩,被爸爸妈妈玩,被社会玩,被老师玩。玩的结果就是伤害——超强灌输知识,极大地挫伤了孩子们探求知识的动力;超前挖掘潜力,极大地伤害了孩子们探求未来的渴望!

为了“帽子”做学问,别指望真做学问,别想做出真学问,永远都别想攀登世界科学高峰。读书读到高中就读腻了,还指望终身爱教育、爱科研?如果我们教育的孩子遇苦退却,遇难胆怯,遇敌畏战,遇战怕死,就是我们教育最大的失败和可悲。

所以我经常讲,讲教育,一天到晚去说皮毛的事,毫无意义,破不了题。不挖深层次根源,要毁掉一代又一代的中国孩子。我们要负责任地呐喊:孩子的天性、野性,是后天勇敢创造的本源!所以我最近在全国讲,要倡导“三想”——幻想、梦想、敢想,要贯穿教育的始终。九月,我在太原理工给研究生做开学第一讲时讲过,甚至胡思乱想都要提倡。再一个就是要鼓励“三动”——萌动、冲动、敢动。最后,就是行动。我认为,“三想三动”应成为激励并欣赏学生的正向要素。

这些“动”从哪儿来?没想法,没激情,怎么会有冲动、行动?又怎会有发明创造呢?把成熟、老练、中庸、不出头等官场卑品戾习拿来教给我们中国的孩子、青年,是多么的失败,是多么的可悲!

我一直坚持认为,我们提科学界的“三钱”(钱三强、钱学森、钱伟长),还要提国学界的的杰出大师,如“二钱”(钱钟书、钱仲联)等。教专业、教文化,是需同步的。钱伟长先生早就讲过,“我们培养的学生,首先,应该是一个全面的人——是一个爱国者,一个辩证唯物主义者,一个有文化艺术修养、道德品质高尚、心灵美好的人;其次,才是一个拥有学科、专业知识的人,一个未来的工程师、专门家”。

在我看来,最重要的是“首先”,但相当长时间我们淡化、忽视了这个重要的“首先”,而只强调了“其次”。把教专业、学技能看的很重,把有帽子、有头衔的,当成青年学习的榜样,就教偏了。人文、人格、人品——“三人”教育,是最重要的。

新上任的教育部部长怀进鹏先生是院士,是大科学家。前不久,怀部长在一次讲话中强调了学生全面发展、美育与体育教育的重要,让我们备感欣慰。

首先,我想谈谈美育的重要。世界上所有的大家许多都是热爱艺术的人,甚至是艺术高手。爱因斯坦6岁开始拉小提琴。与爱因斯坦齐名的、二十世纪另一位非常有名的物理学家普朗克是钢琴高手。著名科学家钱学森是古典音乐的爱好者,尤其爱好弹钢琴,他的夫人是著名声乐家、中央音乐学院的蒋英教授。他曾说过:“在我对一件工作遇到困难而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往往是蒋英的歌声使我豁然开朗,得到启示...我钱学森要强调的一点,就是文艺与科技的相互作用。”诺贝尔奖获得者李政道讲:“科学和艺术是不可分割的,就像一枚硬币的两面。它们共同的基础是人类的创造力,它们追求的目标都是真理的普遍性。”李政道先生还跟著名美术家吴冠中先生共同创作了美术作品,这是科学与美学多么完美的结合!中国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先生终身喜欢小提琴,拉的水平可不一般。大家想想,袁先生怎么把超级稻搞出来的?也许是他从拉琴中“开了窍”才搞出来的。再一个就是著名物理学家霍金,终身喜欢艺术。量子力学的创始人海森堡也是。程不时,中国第一代飞机的设计师,他在《开讲啦》节目中说,当他踏进清华园的那天,他走进了两个殿堂,一个是航空的殿堂,一个就是文艺的殿堂。

实际上,历代中国的许多大学校长,但凡有建树者,大都也是书法大家,留下了可传颂的墨宝。我们也不能只说民国时期的北大校长有好书法,如蔡元培、胡适。在这里,我想提出,有意无意把宣传北大校长好书法切割在1949年,是不对的。讲只有民国北大校长有好书法是不全面的,是不真实的。1949年后的北大校长写书法写得好的有的是,例如周其凤校长、林建华校长。也别老只夸北大校长,其它大学校长书法造诣达到很高水平的也大有人在,如浙江大学潘云鹤校长、四川大学谢和平校长,他们堪称书法大家。一所不太起眼的大学校长郑强同志也学了一点,书法家们评价“是可以拿出手的”。

郑强教授:体魄第一,人格第二,知识第三 

第二,我跟大家谈一下体育。蔡元培校长说:“完全人格,首在体育”“忠孝,人伦之大道也,非健康之本,无以行之”。我在前面讲了,没有体魄你还能做啥——连你母亲生病的时候你都不能在旁边照顾,你也躺在床上呻吟,你怎么照顾她?一代文豪鲁迅先生讲的一句话,“要当竞技者而不能当看客”。中国足球确实有一点悲哀——论中国足球、议球员水平,中国男人貌似比世界上任何人都在行——说这个球臭、骂那个队员不行,唯独自己不踢球,也不会踢球。著名教育家、南开创始人张伯苓先生说得很直接:“强国必先强种,强种必先强身”。啥意思?身体都不行,怎么生孩子?人都没了,国怎么保?!张伯苓先生还讲:“教育没有了体育,教育就不完全”“是体育给了我们大家报国的机会”。这又是啥意思?就是明讲,身体不行,全靠别人保护你!没有身体的强壮,不能打仗,打不了仗,就无法保家护国。钱伟长先生足球踢进了国家队,他可是一位大学校长、院士啊!再就是抗疫英雄钟南山先生,为何80岁多的他还能冲到防疫抗疫的前线?为什么这次做这么大贡献?靠身体,靠体力!他在1958年8月第一届全运会的比赛中,作为非职业运动员参加并在400米栏项目上打破了当时的全国纪录。太了得!他儿子跟我讲,他爸爸坚持每天锻炼,跟50岁男人一样。

郑强教授:体魄第一,人格第二,知识第三 

世纪伟人、政治家、革命家、党和国家领导人同样高度重视体育。毛泽东主席年轻时在《新青年》写道:“体育一道,配德育与智育,而德智皆寄于体。无体是无德智也。”70多岁时他老人家还畅游长江。我们真的要想想,井冈山的艰苦卓绝,长征路上的千难万险,宝塔山的封锁包围,中南海的日理万机,没有铁的体魄,没有钢的意志,是不可想象的。我们的朱德元帅说:“锻炼自己成为铁的体质,保卫我们最可爱的国家。”当年八路军怎么扛过日本鬼子的疯狂围剿?是走出来的,是跑下来的!走不远,跑不动,早就被鬼子给剿灭了。就别讲“千里挺进大别山”了!我们的邓小平爷爷,年纪大的时候玩桥牌,还打太极。他能在长期的革命生涯中经历几起几落,没有康健的身体和坚强的精神支撑,是不可能的。习近平总书记为教育已经发出了多少重要的号召,反复强调要培养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劳动者和接班人。总书记在多个足球俱乐部,包括学校足球队时,随便就秀了那么几脚,所有的人无不赞叹他的球技是“大把式”,有“球星范儿”!

我们搞教育的懂教育的,必须发出一种声音、必须扛起一面大旗——中国的一流大学必须办一流的体育。换句话讲,没有一流体育,就不是一流大学。何时我们以这样的理念来评价大学,中国的教育才是健康的教育,中国的大学才是真正的大学。

郑强教授:体魄第一,人格第二,知识第三 

我私下跟你们吹个牛:中国能拿两个金牌的学校就是太原理工。一是篮球,CUBA(中国大学生篮球联盟)几次的总冠军。你想,在球场上,还有什么比体能压倒、身体征服更荣耀的?!这样的表现对学生的激励,胜过多少思政课!这不是哪所学校有多少学术头衔、拿多少科研经费、发多篇SCI就能对学生起到的作用。我们的足球队,中国西部王。最近我们又创建了马术学院,让我们的学生有骑在马背上雄赳赳气昂昂的自豪和勇敢的体验。就这条,就上了全国热搜。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起人顾拜旦说,一个民族老当益壮的人越多,那个民族一定强盛;一个民族未老先衰的人越多,那个民族一定弱败。我们现在真的教偏了,真的学偏了——天天只讲做题,月月都看成绩,一生寄望高考。如果书读呆了、读傻了、读病了、读得不孝敬父母了、读得不尊重他人了;更有甚者,读得不珍惜自己的生命了,这叫什么教育?还能叫做是好的教育?!

我们做教育者,我们当大学书记校长,倡导支持美育与体育,应该是理念的内生和工作的自觉。在我看来,发表慷慨陈词或出席颁奖仪式,已算是不错,但不完美,最好是能够身体力行。

今天我能被邀请来作大会主旨报告,如果没有几刷子,怎么会来到这样高水平的国际教育的学术殿堂交流发言呢。所以装谦虚略微显得有点假。我热爱体育,担任过CUBA主席。虽然打篮球不行,但是乒乓球是可以拿上台面比划的,我还曾与乒乓球世界冠军吕林切磋过(播放视频)。本人还有音乐的特殊爱好——歌唱得也不赖。

郑强教授:体魄第一,人格第二,知识第三 

我长年在浙大分管体育艺术工作。去年我到了太原理工大学后,在三个月之内,我就高起点地把这所学校的音乐舞蹈系给建了起来,今年开始招本科生。在山西大剧院我搞了一场2021新年音乐会,全国高校以及音乐界给予了很高评价,称“难以置信——一所传统工科大学突然间冒出了可媲美音乐院校的音乐表演!”建党100年,大家热情地希望我献唱一首。开始我是不想唱的,不敢随意献拙。但后来抵挡不住盛情,尤其是蓦然发现对我而言只有一个这样的100年唱一次的机会了,还是登台了。在这儿我就播放一小段视频吧(播放视频)。我2004年就参加浙大教职工歌咏比赛,拿了第一名;2010年在杭州大剧院举办的颇具专业水准的浙大新年音乐会上我作为唯一的男声独唱登台表演。音乐界评价为“非音乐专业但具相当音乐水准的男高音歌唱家”。我还写了一首歌——《大学生军训之歌》,入选中宣部、教育部建国七十周年20首最有影响的大学校园歌曲。实在对不起,上面这些好像有点显摆。我其实不是为了显示什么,而是想告诉大家一个小秘籍:有点小本事,能和学生走得近走得亲。

2016年9月人民网就刊登了一篇题为《郑强“开学第一课”:精神的养成是大学教育的核心》的文章。我提出教育的“六种精神”——拼搏精神、冒险精神、吃苦精神、批判精神、尚武精神、团队精神。一句话,美育和体育是最好的心理教育和精神教育。

最后,我想以重温总书记讲的“青年兴国家兴,青年强国家强。”来结束我今天的演讲。我们确实到了应该认真反思我们教育的时候了。“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绝不能只挂在嘴上,而是必须贯穿于教育的始终。努力培养体魄康健、人格完善、学识广博、理想远大的德智体美劳全面发展的受尊重的可信用的劳动者,事关民族未来和国家安邦。

谢谢大家!

(本文根据现场会议速记整理而成)


本文来自网络,不代表本站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111805.com/article.php?id=275

编辑: @何丽华

微信公众号精选,微信公众号优秀文案介绍,公众号文章素材下载,公众号文章推荐系统